我经历过的最难过的事

我第一眼看到这个标题时候首先冒出来的问题就是“什么叫难过”?。对我来说到底什么算是难过的?我一时想不出来。我最难过的时候是什么情形呢?一定会是错愕、尴尬、沮丧、郁闷。告诉你吧,你知道失去朋友是什么感觉吗? 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最好的朋友阿比去世了。她癫痫发作的时候头部受到撞击,晕倒在浴缸里溺死了。我和我的朋友们当时简直无法相信。阿比以这样一种方式离世使我们无比震惊。 她当时只有十六岁,她过着快乐充实的美好生活。我记得第一次认识她还是在我们读三年级的时候,。我跟我的朋友们都玩得很好,跟他们度过的时光我都记得很清楚。自从第一天认识起,阿比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她是一个快乐开朗的女孩,大家都很喜欢她。阿比跟父母从别的州搬到这里来,可以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们一起度过了儿童时光,一起度过青春期,一起成为青少年。我们曾经形影不离,我真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她是我生活中唯一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人。 我早就意识到能拥有这样一份宝贵的友谊,我是多么的幸运。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时间很长,我们一起分享过很多人生的憧憬。 不过,没有人明明知道未来的生活会什么样子的。有的时候,任何人都有可能遭遇不幸。那次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一次离别。事故发生后,我浑浑噩噩的状态整整持续了一个月。我不敢去相信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见到他了。就在那一刻,我明白死亡的真正含义。它从人的躯体里盗走了生命,所以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们留下的只有回忆。脑子里剩下的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经历的最美好的时光。 多亏了朋友们的支持,我才挺过了这段苦逼的时间。这种悲痛使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互相慰藉。每一次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和朋友们都会伸手互相帮助。他们懂得有些痛苦是多么的难熬,是他们让我一起走过来了。朋友的死让大家站得更近了。几个月过去了,我的哀思成为隐痛,这不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我的忧伤和悲痛慢慢开始消退。我的人生又明亮起来了,我们能够继续面对未来,把我们的朋友装在记忆里,继续前行。 友谊是一种特殊的、不应该消失的爱。失去一个密友当然不容易。对我来说,那是一次异常深刻的经验。我知道我们都应该感激并关爱亲爱的家人和亲密的朋友们。我们应该静守那份淡然,缅怀朋友的最佳方式依然是把那份记忆深深地留在心底。 ...

0 /5 2068

对科技的恐惧

如果要我想象一下我们所处的世界假如没有科学技术,我的脑袋都会木了。没有技术的世界很可能会乱套。没有技术的生活会不会太无聊?我不能想象每周再不能看《权利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会是种什么感觉。完全无法想象大老远跑到国外去却仅仅只是为了买几件自己想要却难到手的东西,况且交流起来会是多么的困难。科学技术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便利,而且眼睛一闭就能感受一下没有技术的世界会是个什么景象,然而我们仍然还有一些朋友对其非常畏惧。大多数的技术恐惧症源自科幻电影以及一些不着边际的谣言,这些谣言让大家以为我们人类总有一天会因技术的进步而反过来被科学技术所控制或束缚。 对技术恐惧症患者来说,作为现代世界标志之一的互联网俨然己经成为了首当其冲的一个靶子。只要跟那些畏惧技术进步的人来聊上几句,你就会了解互联网有多么的“不伦”,说其存在显然弊大于利。例如,因为我的一个表弟不幸地沉迷于网络色情,我姨妈就说网络毁掉她的儿子一生。且因此,她已经向她所有的孩子们下达了“断网令”。我曾无数次地试图向她解释,看黄片只仅仅是其中一种选择,就如你是选抽烟还是喝啤酒一样,况且她早该留神她儿子在网上浏览的内容,但我说的一切都白花了功夫。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诸多的便利,如使用网络搞研究、促进交流、开展社交、做生意或购物。怎么能认为网络仅仅只具备毁灭性呢?我无法完全认同这些人的观点。 此外,人们所畏惧的科技的另一方面就是克隆与基因疗法。大多数宗教团体谴责克隆技术,他们认为应该禁止克隆,因为人们不该“充当”上帝。我还记得有一次在我们这里的一个公园发生的一次争执,一个热心的基督教徒在那儿号召人们在请愿书上签字,目的就是禁止克隆。我记得,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政府可能策划场阴谋来除掉某号人物并将其克隆以进行取缔。我认同他某些有关论调,克隆确实可以被用于行恶。但我们决不能忽略一个事实,那就是克隆可被用来消除某些遗传性疾病,也给我们机会选择自己后代身上可以拥有哪些特质。你能想象我们除掉遗传病之后会是什么境况吗?比如说,设想一下假设你患有镰状细胞性贫血,有人告诉你能通过某种技术手段避免你未出生的儿子不患上这种遗传疾病,难道你不会想要试一试?在我看来,大部分没有看到这种技术的好处的人都是因为他们还未对遗传疾病有过全面的了解,而这些困难完全是可以通过科学技术解决的。 大多数现代卢德派分子们都比较抗拒科技,因为他们怕失去自己的工作。一台机器大约可以承担20个工作人员需要完成的工作量。这在许多公司都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且将成为一种趋势。但我们如果以一种更宽广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20个工作机会的消失同时也意味着20个新的工作机会的诞生。比如说,我父亲和他的五个同事因为公司使用机器所以失去了工作,可与此同时,我年轻的弟弟是IT天才,他因为帮某公司团队整理机器、并对工作人员针对机器的使用进行培训,所以拿到了不错的薪水。机器在进行简单的低技术操作上效率远超人工。为什么不努力提高我们的生产力水平进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呢? 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科技的使用给技术恐惧者带来了真正好处,他们将不再会抵触科技。他们眼下只注意到了技术的弊病,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还是会享受到科技所来的好处。 参考书目 Dinello, D. (2006). Technophobia!: Science Fiction Visions of Posthuman Technology.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Fear of Technology. (2009). [online] 取自 http://www.fearofstuff.com/objects/the-fear-of-technology/ ...

0 /5 2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