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儿童的营销手段是否合乎道德?

有研究表明孩子们能够对他们的家庭购买决定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很多公司把孩子作为目标消费群体。这不仅影响他们的家长的选择,而且也会影响孩子们的选择,因为这会导致孩子们自主购买商品(Burrow, 2011)。营销人员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改变了接触目标顾客的方式。有的公司已经选用了一些能够同时怂恿孩子们和家长们双方面的营销手段。 从伦理角度而言,营销人员给孩子们推介他们的产品显然有所不妥。他们应该启动针对成年人促销活动,因为家长们是资助孩子们的背后经济来源。商家利用他们的行业知识来误导、利用、操控孩子们,为的是赚足商业利润(Burrow, 2011)。同样,商家提供的大部分信息都在瞄准孩子们并进行心理诱导以便增加利润。商家把市场的未来也寄托在孩子们身上,所以经常举行针对孩子们的广告活动,他们的目的是使孩子们从小便养成对他们品牌的忠诚度。举例来说,让人失望的是有些经过授权的公司给孩子们发送许多销售信息,孩子上一些网站的时候,他们喜闻乐见的卡通人物也会向他们推介一些产品。另外,有的公司用的方法有点过分,他们甚至在推销各种婴儿床吊挂活动玩具 (Donovan & Henley, 2010)。评论家们声称,针对儿童的营销令人感到忧虑、并将助推不良社会价值观 (比如说拜金主义),因为这种营销手段确实影响孩子们将来的行为(Burrow, 2011)。 针对儿童的营销是常常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因为年轻人经常肤浅直观地理解他们看到的信息。在媒体上推介产品的商家严重影响着儿童的购买决定,因为年幼的小孩无法意识到商家浓厚的诱导性意图(Andreasen, 2001)。令人厌恶的是,无数商家付出数百万美元来拍针对儿童的广告片。比如,仅2002 年一年全美就有15亿美元花在直接针对孩子的广告上。上述广告包括电视和印刷广告、产品植入式广告、优惠活动、包装设计和校园营销。针对儿童的营销手段在道德层面受到非议的主要原因就是孩子们缺乏理解广告的能力,他们无法分出真实和幻想之间的区别(Donovan & Henley, 2010)。主要的关注点在于有些营销手段对年轻人身心均造成伤害。这个问题引发热议,人们也在议论针对儿童的市场营销是不是合乎道德。一些经验老道的广告媒体的出现和最近几年里的网络的普及使用都是发生热议的原因,它们的出现意味着越来越多的针对儿童的行销方式的诞生。 广告和营销是普遍存在于大部分年轻人生活中的因素。据统计,现代儿童每天至少花4-5个小时看电视(Andreasen, 2001)。这就意味着他们每天都有五个小时受着广告的潜在影响。另外,已有研究表示,互联网在使情况更进一步恶化,因为网络在增加看电视的时间而绝非减少。 针对儿童的行销是不道德的,是不公平的,绝不值得称道,因为儿童缺乏对商家的认知能力和基本的生活阅历,所以无法理解商家的动机。同样,由于缺乏辨别能力,他们不能抗拒某些广告或者服务摆出的诱导性的说辞。此外,儿童无法分出商业和非商业内容之间的区别、不能认识到广告的意图、缺乏辨析营销性说辞的能力。因此,我们必须使用一些年龄限制,有些广告只有年龄大点儿的孩子能看,因为长达后,他们才会持有怀疑态度并能够适当抗拒营销者造成的诱惑(Andreasen, 2001). 。   参考书目 Andreasen, A. R. (2001). Ethics in Social Marketing. New York: 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 Burrow, J. L. (2011). Marketing. New York: Cengage Learning publishers. Donovan, R., & Henley, N. (2010).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Social Marketing.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

0 /5 1639

明星是否应进入政界?

任何想为民服务的并且具有扎实的管理能力的人都可以成功的政治家或领袖。历史已证明这一事实,有些名人已经当选为为民众利益服务的公职人员。公职人员在公共服务工作中表现出来最重要的素质是奉献精神和政治觉悟。其所谓政治活动就是到群众中去、体察广大百姓的民情。与人民一同应对挑战、处理困难、并共同打造希望是政客们分内应该做的事情。任何将这一理念纳入自己执政思想并且懂得适时处理民怨的明星政客即可凭借他们的名望角逐公职。 名人常常希望看到他们所处周边地区取得发展。明星通常首先致力于发展他们成长和居住的家园。通常他们想要改良社会的欲望是驱使他们进入政界的主要动能。为自己的选民们备好如此上佳的竞选纲领的名人通常非常有望进入政界。另一方面,有些批评者认为,这些名人拥有非常巨大的社会财富,所以无法感受并理解中产阶级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不过,这些批评者应该理解,这些明星有改变社会的意志,这是他们为何致力于寻找解决问题、满足社会需要的渠道的重要原因(Burns, 2009)。 赢得选举职位的意义绝不仅仅局限于作为一名候选人的成功。比如说,罗纳德·里根进入政界,随后取得更大的卓越。里根开始政治生涯的时候首先是作了州长,后来成为了总统。他自身具备的良好的阳刚气质和英雄风貌使所有的选举人都认识他、看好他,让他最终赢得了选举。里根在竞选中卓越超群、完胜对手的原因其实就是多年来其荧幕上的成功形象早已深深扎根于他的影迷们心中。 在电视、电影、杂志等等媒体上,明星们经常占据着大众的眼球,这使得他们自然而然建立起了庞大的社会人气以及自信心,这一切都让普罗大众能在人海中一眼认出他们,因此他们具有比旁人多得多的话语权。这样一来,人们总会感受到自己与明星之间有着某种个人联系,自然会把这些明星视为朋友(Ed noel & Butterfield, 2009)。基于这个事实,有些批评人士反对明星进入政界,因为步入政坛会使他们的粉丝们分裂成各个派系。然而他们不明白的是, 作为明星政客, 这些人非常容易与老百姓建立无形的天然联系而非与他们格格不入。 政策执行是政客们职业生涯在赖以成功的关键,领导者应具有突出的游说选民、获取他们支持的能力。而名人们在这一方面能力确实超凡、再加上他们早已历练过的在观众们面前口若悬河的演说能力更是让他们如虎添翼。他们的自信,他们在公众场合沉着稳健的举止让选民们觉得养眼、靠谱。明星们由于之前的职业背景早已习惯于在公众视野中工作与生活,以至于他们发表演说时的样子轻松自如得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回答问卷时的表现。持反对意见的批评人士认为,名人们应该专注于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并应摒弃政治,因为他们无法满足人们的期望。这样认为的话,不能不说有点目光短浅了,因为名人有着极为丰富的于公众打交道的经验。由于特殊的生活方式,明星们认识许多博学而社会阅历极为丰富的人,正是这些人无形之中帮他们帮助他们与时俱进。因此,名人进入政界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令人吃惊的是很多政治家为了相关的利益而想去作明星(Ponce, 2002)。 阿诺·施瓦辛格、罗纳德·里根、杰西·文图拉、弗雷德·汤普森都等人的公众形象早已定格为“大公无私”的样板,如此他们能够重塑选民对政治家的信心。结果是大家看到了很高的选民投票率,因为很多人过来支持明星。之前普遍的是大多数年轻人对政治失去兴趣,但当他们最喜欢明星的出现在政坛之后,他们又开始热衷与政治与国事,因为这些明星非常接地气、经常与老百姓保持紧密联系。这些名人政要的为政策略有板有眼,并表现出了不错的政绩,而不像某些传统的政客们在位子上干了一辈子却没干出什么名堂来,所以我们可以说他们步入政坛他们并不是出于私心。名人政要们在推动有利于投票者的政策时,保持了同人民群众的联系。( Minardi, 2007)。 参加公职竞选的明星应该享有与其他人均等的机会。我们就他们的政策和意识形态来对他们而加以评判。然而,他们常犯的错误是他们参选的时候,凭借无可匹敌的人气利用了无数的粉丝(Lahusen, 1996)。这种利用人格魅力影响公众的投票倾向的行为可能有所偏颇,而且会转移选民的注意力,选民容易会忽视合适的候选人。因此,如果名人想要候选公职人员,他应该充分参与政治和公共事务,否则的话,不应该利用自己的声望来操纵观众的情绪。   参考书目 Burns, K. S. (2009). Celeb 2.0: How Social Media Foster Our Fascination with Popular Culture.  Santa  Barbara, Calif: Praeger/ABC-CLIO. Cogan, B., & Kelso, T. (2009). Encyclopedia of Politics, the Media, and Popular Culture. Santa  Barbara, Calif: Greenwood Press. Ed Noel & Aaron Butterfield. (2009). Celebrity ...

0 /5 1269

我们是否应该赞成克隆?

克隆,也称为无性繁殖,是基因改造复制的物种繁衍的过程,如复制细胞基因和细胞的组织。克隆已经被实施,科学家进行了对人类、动物和植物的试验。然而,我们是否应该赞成克隆常常成为大家激烈争辩的问题。以前的研究称,植物和动物的克隆成功了。可一旦提及人类克隆问题就会引起争议。克隆被认为是当今时代最伟大的医学突破。然而,在克隆过程中有难以克服的问题,伦理问题和生物上的难题,尤其是有关人类克隆的问题。 第一个是生物上的问题,如果人类克隆成为普遍现象 ,全世界上的人会一模一样,这样我们会失去人类的多样性。克隆会逾越自然的规则。因此,克隆会加大病原体传播的风险,也会对全世界人类造成很大的影响。例如,在克隆过程中发生的基因的突变可能会增加新生儿畸形的几率。这意味着克隆很危险。克隆过程包括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任何克隆人类的尝试都极其危险,而且会引起复杂的伦理问题。某些克隆儿会比较多病、体弱,还有一些会过早死亡(Ashcroft, 2007)。 克隆会引发诸多社会问题。克隆问题仍然引起全球人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对于道德方面的问题。其中一个观点基于发展克隆过程中的普遍障碍。比如说,据报道,克隆羊出生前死了或者出生后不久就死了,而有些克隆有畸形。因为有产生畸形儿童的可能性,从而人们根本不能接受使用克隆技术。(Beckett & Gallagher, 2001) 此外,人类克隆的目的是代替已经存在的人,但这些人们的克隆会受到巨大的压力,因为他们难以承受辜负大家期望的代价、克隆人不得已保持原人的声誉。由于这个理由克隆会被劝阻,因为这种技术可能导致社会中的不平衡。 赞成人类克隆意味着忽略其他人的关系和信念,他们看重的只是繁殖价值。人类克隆的孩子不像自己的父母,他们会缺乏情绪成分。事实上,克隆孩子的父母不把他们看成独特的个体,因为这种家庭将缺乏基本家庭概念。人们反对克隆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怕克隆人会威胁我们的身份和独特性(MacKinnon, 2000)。除此之外,克隆是不人道的,也是不道德的,因为这表示我们在生活中的任何阶段会被改变,使用克隆技术的话,我们所有的人被视为单一的个体。 另一个社会问题是,使用克隆技术的时候,我们“玩弄了上帝”,这是克隆不道德的方面,也是社会正义的极限。比方说,我们要把钱浪费在发展克隆技术上还是要提高人类的生活水平? 总而言之,克隆可能会成为巨大的突破,尤其是在对抗许多此类疾病的方面。然而,克隆的弊多于利,因为这是一种不安全的临床过程。不如说,克隆会产生缺乏个性的克隆人,父母不一定会为自己的克隆孩子感到骄傲,因为他们很可能会把克隆儿童视为产品。此外,由于克隆会造成基因突变,所以健康风险也提高。就此而言,该领域的科学家应该放弃克隆人类的想法。   参考书目 Beckett, B. S., & Gallagher, R. (2001). Biology: for higher tier (3rd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MacKinnon, B. (2000). Human cloning: science, 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Urban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Ashcroft, R. E. (2007). Principles of health care ethics (2nd ed.). Chichester, West Sussex, ...

0 /5 1159